驴行甑子岩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3-27 09:10:24 | 评论:0 | 点击:0
  

  余道勇

  春光又到,万物复苏。点缀在山色里的云朵,吸引着我再次收拾行囊,踏上充满松针碎叶的小径,去寻觅春天的色彩。

  周末的闲暇,我来到金佛山南坡的甑子岩下,仰望那高高在上的甑子,想必这一方生灵,不会因缺少食物而挨饿了。那么大的一甑饭食,足够养育十万众人口罢?甑子岩是金佛山台地桌山地貌的一个典型代表,位于南川金山镇、金佛山大型水利金山湖东侧,是金佛山台地边缘的一处巨型石灰岩。远远看去,活像一樽蒸饭的甑子,故名“甑子岩”。其顶部的绿色植被,就像蒸饭大妈盖在饭甑上的餐布。可惜,由于安全的原因,政府对甑子岩进行了排危改造,甑子不见了,那被削掉了半边山体和顶盖的甑子岩,看起来就像金字塔;如果把岩体身后一带的峭壁一同仰视,又像斯芬克斯狮身人面像。从甑子到斯芬克斯的转变,大约是人们始料未及的。那悬崖背后的春光,也许就像斯芬克斯之谜一样,激发人们的驴行激情和探索欲望。

  春天的阳光,竟然如此温煦,唤醒了沉睡的土壤,刹时把催生花蕾的激素注入到各种花草体内,山色顿时清爽靓丽起来。那些花草树木,吐芽的吐芽,含苞的含苞,怒放的怒放,都从冬的休眠中醒来了。沿着甑子岩山脚缓行,能够感受到那铺天盖地的压迫感;在岩体上施工的大型机械,就像是爬在斯芬克斯脸上的蚂蚁。如果斯芬克斯打个喷嚏,或者皱皱眉头,那蚂蚁就像要掉下来似的。山脚的机耕路,伸向深山。两旁低矮的屋基颓墙,显示由于排危工程,村民早已搬迁了出去,但留在房前屋后的土地,却栽种着成片的玉兰、桂花;在篱笆圈起的山脚草地上,棕色的牛群和白色的羊群,散漫地在山坡上觅食,羊儿的咩咩声和牛群的铃铛声,以及几只狗儿的吠叫,构成一幅“柴门闻犬吠”的图景,只是“风雨夜归人”变成了“踏春驴行人”。

  过了篱笆,便开始攀登。此时,我们已经来到斯芬克斯的侧面,面前横亘着一堵巨大的台地,高高地耸立达数百米,形成悬崖峭壁;台地对面,隔着在建的金山湖水库峡谷,是雄伟的柏枝山群山,神秘的柏枝山亦与斯芬克斯一样,被层层的薄雾笼罩着,似乎在召唤着、吸引着驴行者抽空去那儿一探究竟,领略其悠深而宽广的怀抱。

  山色空蒙,只有羊肠小径蜿蜒,伸入山林深处。路边的折耳根、野蒜、大蓟、蕨禾冒出了嫩尖儿;酢浆草和婆婆纳开始蔓延伸展,开出了蓝色、白色的花朵,手指尖大小;苔藓受到地温的鼓舞,开始使劲地占据潮湿的岩石和地面,也开出了米粒般的小花。清代诗人袁枚吟咏了这处不被人注意的春色:“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亦学牡丹开。”当我们把眼光放在那些姹紫嫣红的春色时,这些微花世界一样在享受着春天的温暖和阳光。

  既然我们把改造后的甑子岩比做神秘的斯芬克斯,那么我们就不得不知晓她的那个著名的谜语,否则,她就会阻止我们进入她那神秘的领地,甚至被她处死。她的谜语是:什么动物早上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我们没有直接告诉她谜底,斯芬克斯用愤怒、迷惑的眼睛瞪着我们:竟然有人敢不回答她的谜语而想通过这条悬崖道路?但是,我们用行动回答了她。因为她看到,在平坦的小路上我们双脚缓行,在曲折的小径里我们拄着登山杖迈进,而在陡峭的登山天梯和爬坡时我们又手脚并用、四肢着地。不言而喻,她知道我们是俄狄浦斯再世,羞愧得一言不发,静静地躺倒在金佛山南麓,一睡数千年!

  一路攀越五六处陡崖,全是笋农用圆木或钢板、钯钉及木榫制成的天梯,有的虽已老朽,却还算结实。一众驴者依次攀援而过,惊叫声把众多的感叹号抛在遥远的天际,宣告我们战胜斯芬克斯和艰难险阻的喜悦!

  我们猜中了斯芬克斯的谜语,进入了台地桌山深处,别有天地。葱葱郁郁的雨林,像棉被一样覆盖了台地上广袤的山峦;那金字塔般荒芜裸露的甑子岩山体,在这里全然不见踪影;参天的杉树林和浓密的方竹林里,真是茂林修竹的绝配,阳光从叶缝间射下来,斑驳陆离地照在松软的铺满枝叶的地上;临时牵起的吊床,把踏春的惬意写在每个人的脸上。也许在这海拔近两千米的高山,春还不会来得那么早,花儿开得不是很多,但风却时时在提醒人们,好花知时节,要待“人间四月芳菲尽”,高山花儿才盛开。

  我们在方竹的海洋里穿行。返回的路同样崎岖,我们必须从另一个方向徒步回到起点。高山的春与城郊的春不同,这里没有成片的樱梨桃李花和油菜花,最先报春的是那些感知大地温暖的草本小花。突然,我发现,不论我走到哪里,也不论我走过哪个季节,在山坡中、疏林下、田垄边、小路旁,总有一种黄色的小花伴随着我。我走过了春,走过了秋,走过了冬,这种黄色的小花总是不卑不亢地盛开着,有时候让我产生了疑惑,因为它的凋谢与盛开竟然可以并行于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哇,世界竟然还有这种花草,在春夏秋冬四季里,不仅枝叶茂盛、而且花开鲜艳。

  我获知,它叫做千里光,一种普通的菊科植物。

  其实,花的怒放,并不是要取悦于人们的好色之心,而是万物在阳光周期里的生物反应罢了。只是,人类的伟大,把百花绽放带给人们的视觉愉悦,当成是大自然献给人类的生活美景,从而使我们赋予了春花秋月更高的生活哲理和意义。但千里光却不同,因为它似乎不太在意人们的眼光,自由而随意地开放在山野田埂之间,宠辱不惊,耐得住苦寒,经得了炎暑!

  驴行在甑子岩的台地桌山之上,不知斯芬克斯能否醒来,猜透千里光的生命谜语?

相关热词搜索:甑子

上一篇:找牛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