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21:桃源之外
来源: | 时间:2018-03-27 09:07:21 | 评论:0 | 点击:0
 

  雷坤强

  赵羿鸣不好酒色,却不影响他与易川交情。此后每有重大应酬,易川总带上赵羿鸣,饭桌上赵羿鸣拙口钝辞,所幸酒量与日俱增,潜能被不断发掘。从啤酒两瓶白酒二两,到啤酒两件白酒两瓶,短短两个月,喝遍南沽县建筑圈无敌手。有次易川宴请某地产公司高层,领头的蓝姓胖子自称“蓝八两”,两人交杯不到五回合,就被赵羿鸣灌得晕头转向。此战彻底奠定赵羿鸣的酒神地位,沦为易川商战应酬的挡箭牌。酒量奇好之人,体内解酒酶含量通常异于常人,赵羿鸣就有这方面的遗传基因,他父亲赵德海从二十岁起,酒量在桃源村方圆十里罕逢敌手。那些年村中每有红白喜事,席间赵德海总要放倒一批不知天高地厚的老酒鬼,而今赵德海人至中年,赵羿鸣却正值血性年华,父子俩同桌竞酒,赵德海明显力有不逮。

  赵羿鸣娓娓道完危难时幸遇贵人相助的全部经过,赵德海已有七八分醉意,豪壮地谈起自己的酒史:“老子的酒量,可不是吹嘘,参加刘家镇各种会议,哪次不把领导喝得穿肠破烂?”刘芳看不惯丈夫嗜酒的德行,忍不住一番数落:“喝酒算能耐?没见你喝出个名堂,又伤身体又难闻的马尿水,你还当个宝了!”赵德海当即大声反驳:“你这点见识!懂啥?没点酒量把领导喝高兴,镇上能关照咱们村?”

  赵德海文化浅薄,嘴上功夫又比不上邻村村长,以酒量作交际筹码,的确为桃源村争取到一些支持。经历过几次酒桌上的博弈,刘家镇时任镇长老贺,每次下乡探视民情,但凡走进桃源村地盘,准会留宿赵德海家。赵德海生性豪爽,待人接物从不吝啬,大有李白千金散尽还复来之势。那次贺镇长带队抓计生工作,一行深入地势更偏的陈家沟,返回桃源村时天色已晚,决定在赵德海家过夜。七八人光临蔽舍,家无存粮肉食,巧妇难为无米炊,刘芳兀自埋怨一阵,对赵德海说:“来者都是客,何况是咱父母官,总不能吃萝卜咸菜,你去风大哥家看看,有没有存放的腊肉香肠。”

  桃源村民居清一色干栏式建筑,木板壁隔音效果奇差,夫妇俩谈话一字不漏传至隔壁烤火房,贺镇长听进耳里,难为情地笑道:“赵主任,随便一点,随便一点!咱共产党干部不搞吃喝,想当年红军过草地,先辈连草根树皮都吃,有咸菜酸汤下饭,已经很不错了嘛!”生活虽未小康,但已过了物质短缺的灾荒年头,咸菜待人这等寒碜事,一向好客的刘芳作何做不出。夫妇俩又一番商议,赵德海狠下心说:“离年关也不远了,我去叫杀猪匠,提前把年猪宰了!”

  “不过领导们也没白吃,”赵德海说着难掩骄傲之色,“贺镇长喝了刨猪汤,回去就为咱村拨了扶贫款,明年继续帮扶发展烤烟种植,500亩大户指标,也算为村里谋了福利。”父子俩这一聊就到了深夜,双双醉倒炕上打起呼噜,刘芳看丈夫和儿子睡得香甜,取来棉被轻轻盖上,凝望星空绽露久违的笑容。

  第二天酒醒,赵羿鸣吃完刘芳精心准备的豌豆面,头件事就是拜访干爹风先生。风先生好烟不好酒,干娘陈风氏喜欢甜食,赵羿鸣提前准备了两条红塔山和五瓶雪梨罐头。饶是如此,刘芳还嫌分量不够,又给凑了五十只鸡蛋。将近一年不见,赵羿鸣褪去农装换西装,风先生惊讶之余,一个劲夸赵羿鸣:“出一趟远门,更有年轻人的朝气了!干爹没看错,你肩负天狗下凡使命,注定有一番作为。”陈风氏端详片刻,浑浊的两眼满是怜惜:“瞧瞧,晒得像块黑炭似的,吃了不少苦吧!”风先生接过话说:“不吃苦中苦,哪能做人上人,他这才是人生开端,更多苦还在后头哩。”

  赵羿鸣连连点头,陈风氏见他大包小裹,当即嗔怪道:“咱们一家人,鸣崽破费干啥,你还没成家呢,甭大手大脚。”赵羿鸣难为情地说:“干娘见外了,小小心意,哪成敬意。”“这些东西村里买不着,镇上也稀少,都是城里人消费的东西,还说不破费!”陈风氏絮叨着接过礼物,待赵羿鸣落座,麻利地系上围裙,径直去厨房生火煮荷包蛋。风先生与赵羿鸣茶饮相聊,谈及工作详情,赵羿鸣本想说打零工,暗作思忖,却称自己做城市美化工程。风先生未曾踏足县城半步,关乎城市发展的新名词,听来甚是陌生,禁不住虚心下问:“城市美化工程,就是指城市建设?”赵羿鸣执起茶盅轻呷一口,故作在行地笑笑,随即解释道:“城市正在飞速发展,旧房推了建高楼,老街撬了修大道,这些新建筑像雨后竹笋,一根根冒出来,有毛边有破坏,得好生修剪。”风先生陷入沉思,这时陈风氏端荷包蛋上桌,接过话茬说:“鸣崽好好干,今后在城里买房,你就是城里人。但挣钱归挣钱,对象该处得处,趁干娘还有一口气,结婚生了娃,还能抱抱干孙子。”

相关热词搜索:桃源 小说

上一篇:懒猫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