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写雨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3-20 09:25:49 | 评论:0 | 点击:0
  

  夏梦洁

  对于花草,爱得不算深沉,忙碌日程成了我的由头,让我懒于打理、也懒于与之倾心相付。大多时候我把她们当作懂事的成年人,寒冬时节把她们放在卧室的小茶几上与我同眠,口渴的时候喂喂她们也喂喂自己,要是偶遇了暖阳再依着次序把她们连同我的困顿一起摆在窗台上晒晒。所以,一个冬下来,幸存下来的也只占半数,剩下的一半大抵在各式各样的盆里以同样的姿态凋零。

  然今日收拾窗台,发现移植在瓷碗里的兰草,一窝窝竟绿得俏皮,全然没有此前无精打采的模样。我百思不得其解,推翻了关于天时地利人和全部的臆测,我想大概得益于昨夜春雨。

  雨,大多数来得毫无预兆,由于它的唐突也来不及顾及听雨的人作何感想,而听雨的人被雨隔绝在屋里,不得不赋予它很多想象。辛弃疾夜行黄沙道上遇雨“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李商隐写信时思雨“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陆游沙场征战时梦雨“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白居易梦回马嵬坡时写雨“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李清照更是在无数个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夜里念了颇多“恨潇潇、无情风雨,也来揉碎琼肌”。我独爱杜甫的《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雨便是雨,令人愉快的天气,无关风花雪月,亦无关刀光剑影。

  雨,尤其是在春夜里来的雨极为珍贵,不会像夏日的雨容易瓢泼成灾,也不会像秋冬的雨容易渲染出感伤情调。它像极了一个心情激动又谨慎得可爱的小孩,细细密密地从天而降,生怕错过了坦率大地上的一花一草。春雨斜斜地落在了老楼墨绿色的玻璃窗上,外面的世界就看不清了,但又好像有些可辨的轮廓,那些房子、车子、还有树荫下抬手避雨的行人都被针脚整齐地织在了雨里。雨幕却又是活动的,它从不束人手脚,买菜的大娘靠着扁担扎着裤腿一点儿都不耽搁,吆喝声经过了春雨的浸润,沁人心脾的美妙;下公交车的小孩左手抓着校门口买的烤串奋力奔跑、右手向后压使命般保护背后硕大的书包,鼻尖上挂着俏皮的雨滴、下巴微抬眼神也格外张扬;红色高跟鞋在泥泞里特别惹眼,在小伞的庇护下走得缓慢庄严,春天本就是含苞待放的季节,这一抹艳丽怎能不时刻婀娜多姿。春雨里的人,万不能称之为过客,相逢即相离,相离又重逢,等待繁花涌动的悠悠春日里,哪里不会再次相遇。

  玻璃上的雨粒会在你小心翼翼盯着它欣赏的时候,呼噜噜地沿着它自己选择的路线滚下,一粒比一粒快,最终汇集在白底瓷砖的窗台。这时候,乐趣便更多了。我总是忍不住缓缓伸出右手食指追溯那些小精灵们画出的图案,在玻璃窗由下往上、从上至下地比划,一撇一捺、还是一笔横折,丝毫不敢怠慢。然而,粗鄙之手确实很难还原本来的画作,于是划着划着,就划出自己熟悉的名字和想念的人,接着徐徐来的雨就会丝丝地扣在名字上面遮掩我的羞涩。

  这时,低头恰好与一只不知名的蚂蚁四目相对,尽管我并不确定它是否在看我,但我确定在春雨里,浪漫的遐想是被默许的。那只蚂蚁同样浪漫,在窗框里的小水凹里来回晃悠,放松下来还采取仰泳的姿态划拉两下,到头了自得其乐扭头转身便是,也许它和我一样看重这春雨、至少是此时此刻的独一无二。窗框外已经摆满了重量、净度、色泽、切工不一很多克拉的无色雨滴,意义很是重大,它们匍匐在我的窗台上,我勾着身子脑袋放在窗框上,与之尽量处于水平线。它们等待着彩虹、或者太阳出现的一瞬间,用力与光芒碰撞,进而迸发出彩色的闪光;而我也紧张地屏住呼吸,我想知道那样美丽的亮光来自哪里,是天上抑或是雨里,太多次忙碌地错过,忙碌得连那一束光都未曾发现。

  我想生在南方是有福的,至少春雨会比较多,接下来空气清新、窗明几净、街道明亮,当然穿着彩色小雨靴在水坑里蹦跶得满身是泥的小屁孩也多了些。万物沾了人气儿才惹人喜爱,例如这春雨,它沾染了农夫的斗笠才有了春雨贵如油的褒奖,它撩开了诗人的书卷才有了天街小雨润如酥的好去处,我想它还会窜入了男孩脖子凉他一哆嗦、会溜进少女的眼洗涤不该有的悲伤。想想都觉得有趣,所幸是在春夜里写雨,不然那么美妙闹腾的景色怎让我置身事外。

  执着于这样一个春夜,写这样一场春雨,实在我的荣幸。

相关热词搜索:春夜

上一篇:桃源之外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