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之外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3-20 09:25:18 | 评论:0 | 点击:0
  

  雷坤强

  境遇同病相怜,赵羿鸣欷歔激动,纵有万千感慨,却不知从何说起。易川到底是老江湖,话锋一转问赵羿鸣:“听兄弟口音,金佛山东坡人?”赵羿鸣说:“老家刘家镇桃源村。”“咦!”易川惊叫起来,“真巧,我幺姨嫁到刘家镇,我家在西面,岳池坝。”岳池坝盛产人参、竹米、天竺黄、黄连等中药材,赵羿鸣从风先生那里早有耳闻,当下也是一惊:“看过《佛城日报》的报道,药池坝是金佛山中药之乡嘞!蛮子药特别有名。”易川苦笑着摇头:“药材倒是珍贵,但量不多啊,价格又不稳定,药农难以致富。”赵羿鸣看易川腰别大哥大,猜他在县城混出名堂,顺口附和说:“易兄有车有电话,已经走上康庄大道。”易川谦逊道:“穷人孩子早当家,进城搬两年砖、搅三年泥,现在承包双赢生态一处工地,帮那些大老板建房子。”赵羿鸣初出茅庐,对建筑业一窍不通,顿时满脸狐疑,易川忙作解释:“建房子都是层层承包,开发商拿地后招标施工单位,我们只是承接施工单位的小业务。”赵羿鸣若有所思地说:“那……也算不小的老板了。”易川察觉赵羿鸣有心事,顿了一顿问:“兄弟有没有工作?”赵羿鸣咧嘴一笑:“有工作,哪会饿晕街头,又哪会劳烦易兄送我进医院。”易川当即发出邀请:“咱工地正缺人手,不过都是苦力活,兄弟能吃苦,随时上岗。”进城下苦力并非赵羿鸣本愿,但念及易川相助,滴水恩当涌泉报,不假思索答应下来。

  没谈具体薪资待遇,赵羿鸣在易川承包的工地上干得格外卖力。赵羿鸣不熟悉建筑施工业务环节,易川先安排他随年长民工挖地沟。赵羿鸣既来则安,心想再苦的工作做到极致,也能获得不菲回报。那段时间,别人一天挖十米地沟,赵羿鸣拼死拼活挖十五米,手掌磨得皮毛不剩,就去药房买两盒创可贴,将两掌密密匝匝包裹,再用棉布缠了套上手套,以此减少皮肤与锄把的摩擦。如此疼痛感骤然减少,干起活来特别顺手,也更能使出气力。工友们纷纷效仿这招土发明,施工效率得以迅速提高。深挖大半月地沟,赵羿鸣成效显著,易川看在眼里,喜上心头,又指派他搅拌砂浆。赵羿鸣照样干得风生水起,短短一个月基层训练,凭勤劳苦干彻底取得易川信任。眨眼三个月过去,赵羿鸣不再干粗重活,摇身变为场地监工,成为民工队伍里年龄最小的领导。也就在此时,包工头易川才正式给出薪资,每月二千七,年终再作额外奖励。

  在赵羿鸣看来,易川堪称县城“城市通”,南沽县三教九流与庙堂江湖,闲暇之余他都能说个一二。赵羿鸣盘算从中汲取江湖经,以备日后为己所用。领到人生中的第一笔工资,赵羿鸣没给自己添置衣服,也没给老家的父母汇寄钱物,径直敲开易川办公室,以感恩为由,发出吃饭邀请。易川腰缠万贯,又是赵羿鸣顶头上司,当然不让赵羿鸣做东,豪情万丈地说:“你请啥嘞?这顿饭,我来。”赵羿鸣坚持己见:“一直跟你吃耙活,我总得有次回请。”易川就说:“你刚刚工作,挣几分不容易,咋能让你破费。”赵羿鸣只好让步:“吃碗面条总成?”易川想了想说:“行,你请吃面,我请喝酒。”

  赵羿鸣借此机会深触霓虹,意识到城市不仅由建筑和人群构成,还有光怪陆离的酒色场所。这些为满足富人精神肉体需求兴起的产业,从沿海地区传至偏远南沽,有些光明正大,有些自始至终见不得光。当夜,一碗酸菜面下肚,易川掏出大哥大拨两通电话,拽上赵羿鸣直奔县城最繁华的河滨商场,一头钻进乐声鼎沸的卡拉OK厅。易川邀约的朋友先后赶至,职业多与建筑工程有关,也有一些基层干部。酒过三巡,歌过千声,有两名暴发户嚷着去西之路闲逛。赵羿鸣在酒精与尼古丁的双重刺激下翩翩欲倒,吞吞吐吐问:“西之路好耍吗?”众人哄然大笑,其中一位得意道:“赵兄弟刚进城吧!西之路,可是南沽女儿国,男人的温柔乡!”迷糊中赵羿鸣百思不解,易川点燃一根红塔山,狡黠地说:“想女人就到那去,没媳妇的,那里遍地是媳妇。”赵羿鸣似有所悟,沉默一阵说:“不就是古代的青楼妓院嘛。”“法治社会,谁敢明目张胆打这招牌,都改头换面了,叫按摩院、洗浴会所!”易川摆出了然于胸的架势,“不过也有正规场所,但是,哥今晚得带你体验体验不正规的,咋样?”赵羿鸣猛然清醒过来,恭恭敬敬敬易川一杯,斩钉截铁道:“那种场合我不能去!”“咋不能去?”易川大惑不解,“我说兄弟,你还是不是男人了?”赵羿鸣说:“正因为是男人,万万不能去。”易川愈加不解:“你念过高中,我小学毕业,论文化你比我高,甭跟我绕弯子,你这到底是啥子逻辑?”赵羿鸣哑然一笑说:“兄弟我和妓女睡了,对得起今后的老婆吗?”易川乜斜一眼:“你现在有老婆?”赵羿鸣说:“没有没有,老婆还在丈母娘家养着嘞!”易川顿时哭笑不得,一把揽住赵羿鸣:“你娃固执、迂腐,不过,老子喜欢你这样的兄弟。来,再干一杯!再唱一首!”

相关热词搜索:桃源

上一篇:清洁工“捡”来的钱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