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日报》编辑 王娟:“披星戴月”更相宜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5-11-09 10:46:04 | 评论:0 | 点击:0

 不少朋友听闻我在报社做文字编辑时,常常会说:“哇,不得了,白领哦!”“也,天天坐在办公室,好安逸啊!”
    每次听到这样的感叹,我都浅浅一笑。
    而实际上,我们的现实是:早上“爬来爬去”改稿子,下午一丝不苟做版子,晚上“磨皮擦痒”等稿子,半夜起床做版子,然后“披星戴月”下班去。起得比鸡早,或许有点夸张;睡得比狗晚,却一点不假打。
    加班,加班,加班,就是我们工作的常态。不是我们没效率,而是时势造就了我们。
    一天晚上10点过,又接到加班通知,刚从家里走到楼下,小区一大妈走上了打招呼,“你这哈去单位,你是夜班吗?”一时间,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只好淡淡一笑道:“没有啊。”
    编辑工作并非“阵地”最前线,为他人作嫁衣的幕后心情,无以言表。累吗?也累,但不是身体累,是心累,责任的压力、长期熬夜的生理压力,令人身心疲惫。忙吗?也忙,可总觉得忙得不那么紧凑、不那么有效率,早上忙、半夜忙,下午、晚上却没法忙。有成就感吗?也有,就是没那么明显,也不那么直接。无论新闻写得多精彩,你也只能暗自安慰,这些精彩也有我的功劳。
    出版部目前7个人,平均年龄三十出头,有且仅有一名男性,其余全是清一色女性。有时候,趁等稿子的空儿,大家也叽叽喳喳抱怨一番,喊累叫苦,但安静下来,又继续绷紧“安全”弦,该干嘛还干嘛。
    哎,说多了都是一把辛酸泪。抱怨也好,叫苦也罢,不过压力的宣泄。工作职责所在,“责任”二字早已随着工作年限的累积,浸心入脑越深。接下来的路,还得“披星戴月”地走着,在天黑黑中,偶尔还能看见他人看不到的风景,何尝不是另外一种人生景致。加油!(编辑王静)

相关热词搜索:南川 日报 王娟

上一篇:下乡记者 隆运娇:上山下乡女汉子
下一篇:南川日报微信、掌上南川APP编辑汪叙含:我不是爱哭鬼